|主恢复资源网|诗歌在线|视听在线|歌谱网|阅读|中英文圣经|生命读经|倪柝声文集|资源下载|论坛| 流中之诗

资讯网首页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云彩 > 见证人 > 正文

剑桥七杰

A-A+作者:admin日期:2013/4/20来源:网络点击:  字体:   

 

查理·施达德
C. T. Studd

狄克逊·何斯德
D. E. Hoste

威廉·凯巴
W. W. Cassels

司米德
S. P. Smith

西瑟·端纳
C. H. Polhill-Turner

阿瑟·端纳
A. T. Podhill-Turner

章必成
M. Beauchamp

  “我已撇下凡百事物,背起十架跟耶稣,世上福乐名利富贵,本已对我如粪土……”这首歌是赵君影牧师的心声,也是剑桥七杰的心声。

  他们都是剑桥大学的高材生,各方面都有卓越的表现。有的是全国著名的运动能手,有的是贵族,有的晋身为军官,但至终他们放下了世上的享受、今生的名利、美好的前途,而踏上一条艰辛的路───往遥远的中国开荒布道。

  纵然有人怀疑,有人讽剌,究竟他们怎样和艰难的中文奋斗,究竟在一个与基督教文化断绝的国家,每天接触着无知、迷信、拜偶像的人群,他们的虔诚能持续多久?但至终他们没有一个人退后。

  一八八五年五月二日,他们从伦敦远赴中国的行动,大大震憾了那个时代,直至百多年后的今天,他们的影响仍不稍减退。

  施达德──板球手

  查理·施达德(C. T. Studd)出生于贵胄之家,是剑桥的板球队队长。无论是打球、投球,在当时都是首屈一指的。投球方面,他更打破全国的记录。

  然而就是在他的板球如日方中的时候,他放下了板球,决心前赴中国传扬主名。他的决定引起了大学的骚动,但他感悟到:“救赎意即‘买回来’,所以,如果我属于他而还占着不属于我的东西,那我就是贼;否则,我就该放弃一切而完全归 神。当我一想到耶稣基督为我死在十字架上,我为他放弃一切又有什么难呢?”

  其实,施达德从未考虑过往海外宣教,他觉得英国已经够大了,但当他清楚地明白 神要他往中国时,他却毫不犹豫,将板球的专诚全放到基督身上。

  抵达中国后,他先后在太原府、上海、平阳、隆安府等地作传道工作,并于一八八八年在天津跟另一位宣教士普丝丽·施德活小姐结婚,婚后四个小孩子也相继在中国诞生。由于健康恶劣,施达德不得不在一八九四年举家迁回英国,后来圣灵又催迫他往印度传福音。至一九零八年,他正计划重回印度, 神却奇妙地将非洲的需要放在他心上。

  虽然施达德不是终生留在中国的工场,但他却一生未离开过宣教的事奉。他开拓了非洲工场,且成立了环球福音差会,协助更多任务人往非洲禾场收割。

  司米德──软弱变为刚强

  司米德(Stanley Smith)一直在中国北方工作,他可以用流利的中文讲道。去世的前一天晚上,他还讲道。1931年1月31日在苏州逝世。

  有谁料到这样一位爱主、爱中国的宣教士,曾经是生活放荡、灵性浮沉不定的软弱基督徒?

  他父亲是著名外科医生。司米德虽然十三岁已接受救主,但他一直陷于灵性的低潮。在剑桥念书的日子,他仍喜爱玩乐。虽然他热爱草地网球、游泳、骑单车,还是划艇手,但他仍感到生活无聊,不满足,觉得没意思。他自认是个失败的基督徒。直至他明白要将自己全交给主,他生命才有转变。司米德很快就投入直接的事奉,一连串的露天聚会、下午茶点、医院探访、访问贫民。他还得着新的负担,就是到国外宣教。但不久他又再度软弱,灵性总是暴涨暴落,忽上忽下。他肯定不会流失,但他完全没有属灵的能力,即使当牧师,也只是一个平庸的牧师。

  在一次和弟兄的交通中,他发现他受自我意志的拦阻很大,他只喜爱基督徒的活动,但最后的方面,他仍想自己决定。于是当晚他在日记上写上:“我必须把自己完全献上。”

  他本来可以留在剑桥或往铝瑞得理学院接受圣职人员的训练,但最后他确定了中国是他一生的事奉,他也就义无反顾地踏上了!

  西瑟·端纳、阿瑟·端纳两兄弟

  西瑟·端纳(Cecil Polhill-Turner)排行第二,阿瑟·端纳(Arthur Polhill-Turner)排行第三,他们也是富家子弟,父亲是上校,按照当时的传统,二子要当骑兵,三子则作家庭牧师。

  阿瑟·端纳虽然知道自己将来会当牧师,但他的生活丝毫不检点,他爱赌马,打牌,跳舞,直至在慕迪布道会中,他才真正决志。从此,他彻底与马、牌、舞断绝。他是校际运动的代表选手,他仍努力学习和运动,但他目的是藉此见证基督。在七杰中,阿瑟·端纳是第一个蒙召往中国的。他一直在四川传福音,庚子拳变与辛亥革命期间,他都在中国。

  二哥西瑟是骑兵军官,又得过足球奖章,但他清楚 神并非要他稳步地爬上陆军元帅的高位,而是要他前赴中国宣教。他的摆上并非受弟弟阿瑟影响,原来自从他独自参加“中国宣教士聚会”后,他就决定去中国传福音。曾有一位长老极力劝他留下,原因是骑兵队很快就有机会遣往印度,在那里也可以作很多宣教工作。而他叔父白亨利伯爵也拦阻他,但西瑟毅然放下了升迁的机会,却远征中国山西,后来甚至深入西藏禁地。

  何斯德──炮兵少尉

  剑桥七杰中,只一个军官,是炮兵少尉狄克逊·何斯德(P. E. Hoste),他受戴德生的影响很深。当他正考虑宣教工场的时候,戴德生写的小册子深深地感动了他:“中国三亿八千五百万人民(这是当时的人口数目,现时是超过十亿)在死荫幽谷中,没有机会接触福音,回头想想我们元帅的命令,‘往普天下去,把福音传给万民。’……面对成群走向灭亡的人,还能袖手旁观吗?”中国也开始成了他的负担。

  起先,当少将的父亲对他往海外宣教加以很大的拦阻,但后来父亲竟写信告诉他,不再阻挠他,这令他更清楚 神的呼召。

  戴德生曾向他强调远赴中国的危险和孤独,但何斯德毫不畏惧。想不到他后来还接续戴德生,作中国内地会的负责人。抗战时,他曾被日人拘禁。他在中国住了六十多年,直至逝世前一年才离开中国,返回伦敦。

  凯巴──牧师成为宣教士

  威廉·凯巴(W. W. Cassels)在剑桥毕业不久,就成了英国国教副牧师,他在贫民中工作,然而 神让他看见他的工场并非英国,而是遥远的海外。自从他感到海外宣教的呼召后渐渐地清楚 神赐他的负担是中国。

  但他要往中国的决心,很快就受到考验。他母亲竟然亲自找戴德生,请求他不要接受凯巴作宣教士,原来他母亲有七个儿子,而凯巴是她唯一留在英国的儿子。结果是 神自己挪开了这些障碍,最后他母亲竟写信给戴德生:“这条路已够艰难,如果我加以阻挠,那我不就成了 神好儿子的坏母亲?…… 神已带领他走上这条路,虽然不合我的意,但我须跟上,愿 神赐福他,也赐福你们的工作。”

  凯巴先在上海,然后往中国西部,直至一九二五年逝世,都很少离开那里。

  章必成──宁肯宣教,不要大笔财产

  章必成不只放下了世上的享受,他更放弃了大笔财产。当他在中国宣教的时候,英伦的大哥,由于没有儿子继承业务,想给章必成大笔财产,但条件是要他放弃中国,放弃宣教,回英国打理房地产业,章必成毅然拒绝了。他宁愿镇过镇、村过村,艰辛地旅行布道。一次他甚至在炎热的天气中,和戴德生走了近一千里路。他爱中国的热诚,甚至感动了儿子,后来儿子长大了,也加入中国内地会,而他自己也就是死于儿子的宣教站──中国宝宁。

  章必成是大家庭中的三子,父亲是男爵。自少他就在基督教活动和敬虔的气氛中成长,但他却徒有基督徒的外表而无属灵的实质。在慕迪布道会真正信主后,他也曾一度软弱。幸好,这只是短暂的情况,退后反倒叫他更迈向前,以后他更爱主!而 神也就拣选了他完成他所托负的使命。

C. T. Studd, M. Beauchamp, S. P. Smith,
A. T. Podhill-Turner, D. E. Hoste, C. H. Polhill-Turner, W. W. Cassels

后排从左至右:查理·施达德,章必成,司米德
前排从左至右:阿瑟·端纳,狄克逊·何斯德,西瑟·端纳,威廉·凯巴

标签: 福音,剑桥七杰
上一篇:没有上一篇

打印|关闭

关于我们  | 申请链接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