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主恢复资源网|诗歌在线|视听在线|歌谱网|阅读|中英文圣经|生命读经|倪柝声文集|资源下载|论坛| 流中之诗

资讯网首页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云彩 > 李常受弟兄 > 正文

李常受弟兄的得救与蒙召

A-A+作者:admin日期:2013/4/20来源:网络点击:  字体:   

从我们的经历,我们实在能见证,福乐人生就是“基督人生”。有基督就是福,有基督就有喜乐…

虽生在基督教 却未相信得救
 从我们的经历,我们实在能见证,福乐人生就是“基督人生”。有基督就是福,有基督就有喜乐。从1925年4月,我得救迄今,六十几年来,我从未懊悔我信了耶稣。虽然有时我也觉得,信耶稣很麻烦,因为很多事我觉得可以作,主却在里面说“不能作”;但我从未后悔过。

 今天我们蒙了怜悯,有一个高超的拣选,并且这个拣选是绝佳的。1925年,我十九岁那年得救了。那天下午,我在一个大礼拜堂里听道,很清楚自己得救了。已过我是生长在基督教里,但我一直不相信,并且根据中国的礼教,相当藐视基督教的种种;觉得那是洋人所传的,只知道罪人下地狱,好人上天堂;这比起中国的儒家思想,实在是差远了。

 然而那天下午,在一个很特别的环境里,主抓住了我。那位传福音的姊妹(编注:汪佩真),只比我大六岁。那天她没有讲天堂,也没有讲地狱,更没有讲到恶人或善人。她是南方长江流域的人,在上海一带服事,很难得到北方来。1925年,她受公会邀请,到我们家乡烟台传福音。我原本就在基督教学校里读书,对所谓的讲道、传福音,都已经习以为常,甚至觉得有点腻了。孩提时代,因着学校在礼拜堂旁边,每主日早晨,老师们就带着我们一一排队,到礼拜堂听牧师讲道;我真是听得相当厌烦,尤其他们的中国话说得又不好,所以一题起礼拜堂,题起基督教,我的印象都不是太好。

 因着我的家庭是基督教的背景,所以在外面,无论如何我还是会为基督教争辩、辩护。记得每次学校带我们有校外活动时,若路过庙宇,同学中就会有人谈起关于神的问题,我就会和他们争辩,说那些偶像都是假的,我们基督教所信的神才是真的。虽然我会这样讲,但我自己还没有相信,这是极其矛盾的。那时总觉得和聚会比起来,看京戏、踢足球、玩游戏,还是比较刺激,比较有趣。


脱离世界霸占 单单要神自己
 然而那一天,当我听说有位从上海来的女子,年方二十五,要对我们传福音,我里面觉得很希奇。因为从小到大,我还没有听过一个女子传福音,所以我就去听她讲道。这位姊妹实在有主同在,她讲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,说到法老就是魔鬼撒但,是专专来霸占人的,并且是用属埃及的世界霸占人。她讲得很有权能,我一听就被抓住了。我就向主祷告说,“主,我不要这个世界,我不要给撒但霸占,我要神自己。”这个感觉在我里面,我乃是一面听台上讲道,一面祷告,直到聚会结束。

 六十多年前在公会里聚会的光景就是这样,散会时很冷淡,没有什么会后谈话,也没有什么人来接触你。一般来说,作完礼拜,就各自散会回家去了,谁也不管谁。所以,我们能作了十年礼拜,却没和什么人真正谈过话。那天散会后,我自己一个人一面走,一面心里满了感觉,知道自己实在是得救了。

 我还记得在回家路上,到了一个转角时,我停下来站在那里,向神有一个祷告,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。我抬头望天说,“神阿,我不要这个世界了。从今以后,就是把全世界都给我,我也不要了;我就是要你。从这时候起,我愿意提着圣经到乡下传福音;就是喝山水,吃树根我都愿意。”从那个时候起,京戏就完全脱落掉。

 我向主认罪、祷告,我就变了。我从前喜欢许多东西,得救后就不喜欢了。我那时十九岁,就是喜欢读圣经。我读经没有止息,从早读到晚。等到我要入睡了,还把圣经放在枕头旁边,熄灯的时候还看两节。早晨一醒,就把圣经拿过来。圣经的话变得比蜜更甜,如诗篇十九篇十节和一百一十九篇一百零三节所说的。主的话滋养我,改变我的生活,并使我爱主并跟随祂。我尽可能的收集关于圣经的书。


因神内住欢腾 经历重生洗涤
 在我们信主耶稣之前,我们里头好像是糊里糊涂的,连作人是怎么一回事,也不晓得。然而就在我们得救之后,有一天我们灵里清楚了,这就是那是灵的神进到我们灵里,把我们的灵点活,给我们开了窍,使我们开始懂得神是怎么一回事,宇宙是怎么一回事,自己是怎么一回事。然后我们就知道这一位重生我们的神,乃是住在我们灵里。当我看见我这个由神重生的人,有神住在我里面时,我欢喜到一个地步,几乎要跑到街上去大声呼喊:“朋友们,不要碰我,我是碰不得的,我有神在我里面。”有人也许会说,这岂不是发疯了吗?是的,我们都该为着有神在我们里面而发疯。因着看见有神在我们里面,我们从前所爱、所放不下的,就都能放下了。祂已将祂的基因放在我们里面,使我们有祂的生命和性情。重生使信徒在他们天然的生命之外,得着神属灵的生命(约三15);这生命乃是神圣的,也是永远的(36)。这神圣的生命,乃是信徒属灵的生命和生活的根据并凭藉。我们一切的生活,在属灵方面都是根据神在我们里面这神圣的生命。

 提多书三章五节说,“祂便救了我们,并不是本于我们所成就的义行,乃是照着祂的怜悯,藉着重生的洗涤,和圣灵的更新。”重生不仅把我们身上的罪洗掉,更把我们天然人的一切元素都洗掉,直到旧人的一切都洗除净尽。在那之前,我是个道地的山东人,全身都是山东味道。我最喜欢的事是看京戏和踢足球。我对踢足球觉得最有味道,一到主日我和几个人就从早晨七、八点,一直踢到晚上六、七点。不仅如此,我不看京戏就不过瘾。我母亲对我毫无办法,她从儿女幼年就一直带我们到基督教去作礼拜,又答应我们,只要去作礼拜,回家来一定给我们吃肉食好饭;我还是不去,我就是喜欢踢足球,可以踢到废寝忘食。我得救后,对于足球,我心里就想:足球是健康问题,一点没有别的毛病,有什么错呢?所以,我在主日上午去作礼拜,下午定规去踢足球。有一天,我又和众人在球场上踢球。在一个当儿,我站在那里,球朝我这边滚来,落在我的脚前。大家都在看我要怎么踢,我也摆出了踢的架势。结果,我正要踢时,这个脚不行了,踢不下去了。我转身就走。他们就问我,你怎么回事?我说,什么事也没有。就从那时起,我再也不踢足球了。这就是我经历重生的洗涤;这重生的洗涤在我身上已经洗了近七十年了。到今天,我仍觉得我可能还有二层、三层的老山东,还没有洗掉,有的还在那里洗。

 我们都要作上好的拣选。人即使作了总统、校长,末了也不过是堆泥土砂石、木草禾楷、鸡鸭鱼肉等。若是照使徒保罗所说,那都没有价值,都不过是粪土(腓三8~9)。惟有我们得着神,得着基督,才是上好的拣选。

 当我进专科读书时,我心里清楚,即便我把书读好,也不是为读书而已。那时我虽然还不懂奉献,也没有人和我说到奉献;但有一天走在路上,我自然的对神说,“神阿,将来我要提着圣经包,到各乡镇、各村庄传福音。即便是喝山水,吃树根,只要能传福音,我都愿意,我也就满足了。”那时,虽然圣经的真理,懂得不是太多,但里面就有这样的意思,觉得人生除了追求主、得着主之外,其他都算不得什么。我定意即使吃树根、喝山水,我一生都要传耶稣;因为在我眼中,这是世上最喜乐的事。然而就因着这个许愿,给我带来了许多麻烦。我从学校一毕业,主就来麻烦我,要我全时间。那时还没有“全时间”这个说法,只有“传道”一辞,意思是提个圣经包,走遍乡里的每一村庄,去拜访人并传讲耶稣。(待续)(摘自《福乐的人生》第一、七篇,《神救恩生机的一面》第二篇,《神生命的救恩》第一篇,《倪柝声-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》第三十一章)

[共2页】-[首页]-[上页]-[下页]-[尾页]-[当前在 第1页]

标签: 李常受,得救,蒙召,

打印|关闭

关于我们  | 申请链接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