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主恢复资源网|诗歌在线|视听在线|歌谱网|阅读|中英文圣经|生命读经|倪柝声文集|资源下载|论坛| 流中之诗

资讯网首页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成全 > 青年青职 > 正文

第三篇 柱子的建造者

A-A+作者:admin日期:2015/2/10来源:Lee点击:  字体: 

所罗门建造的殿外面,最显著的东西是两根柱子。(王上七15~22。)在旧约中,许多东西就如帐幕和殿,都是影儿,预表。我们需要知道这一切预表的实现。王上七章的柱子是指旧约中神殿的建造;加拉太二章九节的柱石,是指新约中神家的建造;而启示录三章十二节的柱子,乃是指要来国度和永世里的新耶路撒冷。神家的建造完全在于柱子。年轻人,我的负担是要你们看见自己的责任何等重大。今天我们都有黄金时机来得成全,成为柱子。我信几年以后你们许多人都要成为柱子。
在旧约中,殿的柱子是由所罗门藉户兰建造的。户兰是作铜匠的,满有智慧、悟性、技能,善于作各样铜工。(王上七14。)所罗门是基督的预表,户兰是新约中有恩赐之人的预表。柱子不是所罗门直接建造的,乃是所罗门藉户兰建造的,这指明今天基督建造柱子不是直接的,乃是藉着有恩赐的人。
* * *
这里我们要来看柱子的建造者—户兰。(13~15,代下二13~14。)圣经在列王纪上和历代志下,多处说到户兰。虽然大卫和所罗门为着建殿,都预备了很多巧匠,但这些有技巧的建造者中,户兰是惟一题到名字的人。圣经不仅题到户兰的名,还很有意义的详细记载他的背景,告诉我们关于他的父母和他本人。我们研读圣经时,必须认识圣经没有废话,圣经所强调或重复的每一件事,都是有意义的。不要以为有些经文不过是重复的话,我们必须找出每次重复的意义。
约在五十年前,我曾花许多时间研究王上七章的两根柱子,那时我并没有看见甚么光。我只看见那两根柱子的名字。雅斤意即“他必坚立”,波阿斯意即“在他里面有力量”。但是当我们看过雅各的梦和他在伯特利的经历,我再来研究这两根柱子,这一次就有大量的光,像第四天的光,(创一14~19,)照亮了我。在研究柱子的时候,我发现很多经文题到建造柱子的户兰。凭着那灵在我里面所说的,我知道必须注意这一点。当我研究柱子的时候,虽然圣经未题户兰父母的名,但光也来了。王上七章十四节说,户兰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,这事实尤其使我不解。当我进一步思考这些事的时候,我觉得需要一篇完整的信息,把我关于柱子建造者户兰的负担卸下。
当你听到柱子的建造者,你也许会说,“我想我不会成为建造的人。只要神的怜悯和恩典把我作成柱子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但不要这样受限制,神的恩典是无限的。神的恩典不仅能把你作成柱子,甚至能把你作成建造柱子的人。虽然我不是说,我们都要成为柱子或建造柱子的人,但我信在要来的年日里,很多人,甚至有的姊妹,要成为柱子。你们现在若不信这话,我请你们等几年,那时你们就要看见,许多柱子在主的恢复里兴起来。到那时候,我要欢喜快乐。不仅如此,我信我们好些人要成为建造柱子的户兰。神需要这些户兰。在所罗门的时代只有一个殿建造了起来,但今天有许多地方召会需要建造。这个工程需要多少个户兰!每一地方召会至少需要一个户兰。什么时候在一个地方召会中有户兰,那个召会就在荣耀里。感谢主,在过去他已经兴起了一些户兰;但我相信,他在将来要成全更多的户兰。
他母亲是但的一个妇人
现在我们要来看户兰的构成成分,或说他的构成。我们需要知道建造者的构成,他们不是一般建筑的人,乃是特别建造柱子的人。第一,户兰的母亲是但的一个妇人。(代下二14,原文无“支派”一辞。)没有人能说出这里的但是指但支派,还是但城。无论如何,但确实是指从但来的人,因为但城也是属但支派的人。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,是属推罗,一个异教国家的人。因此,户兰的母亲是来自圣地,他的父亲是来自异教国家。似乎很希奇,圣经又说,户兰本人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。(王上七14。)因此,他的母亲属于但,他的父亲属于推罗,他自己属于拿弗他利。既然他母亲属于但,他父亲属于推罗,他怎么会属于拿弗他利支派?圣经没有告诉我们。这是个秘密。在新约的光中,我们也许可以懂得这个秘密的意义。新约向我们揭示,我们生来就是有罪、属世的人;但我们重生且变化了,成为在复活里的人。藉着重生和变化,成为在复活里的人,就是转入“拿弗他利”支派,不再属于“但”或“推罗”。
让我们用一位变化过的长老为例。长老不应该是绅士,却应该是变化过的人。虽然有的长老是“但”妇人和“推罗”男子的儿子,但他必须转变成为“拿弗他利”支派的人。在召会生活中,“拿弗他利”支派就是变化支派。一旦我们在“拿弗他利”支派中,我们就不再与我们的“但”母亲或“推罗”父亲相同了。你也许以为,把拿弗他利解释为变化支派,是太过分了;但请往下读,你必然会确信事实就是这样。在十二支派中,只有拿弗他利这一支派是变化支派。犹大是君王支派,利未是祭司支派,约瑟是双分支派,拿弗他利是复活支派。在复活里,意思就是在变化里。
但支派是拜偶像的支派,使神的子民绊跌,从神的路上坠落。创世记四十九章十七节说,“但必作道上的蛇,路中的虺,咬伤马蹄,使骑马的向后坠落。”按照士师记十八章,这正是但人所作的事。他们夺了米迦在家中所立的像,和他所雇在他家中事奉的祭司。三十一节说,“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制作的雕像。”这对以色列人是最大的绊跌;这就是虺咬伤马蹄,使骑马的向后坠落。不但如此,北方各支派的王耶罗波安,在伯特利和但设立了金牛犊,使神的儿女绊跌。(王上十二28~30。)因此在代上二至九章,很详细的题到以色列其他各支派,却没有题到但。在那几章里,但从神子民的记录中剪除了。不仅如此,在启示录七章有以色列人的受印,那里也没有题到但支派。
让我们再看一些与但支派有关的细节。创世记四十九章十七节说,但是“道上的蛇,路中的虺”。但乃是虺,是毒蛇,咬伤马蹄,“使骑马的向后坠落。”在神经纶的赛程中,这虺咬伤马,使骑马的向后坠落。十七节这话不是毁谤者说的,乃是雅各说的,是他对众子祝福的一部分。当雅各要将祝福给但的时候,他必须忠于神的感动。雅各说了十七节所记载的话以后,紧接着说,“耶和华阿,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。”这意思是:“耶和华阿,救我脱离这条蛇,这条虺。”在十六节雅各说,“但必判断他的民,作以色列支派之一。”这里雅各祷告,愿意但仍然是一个支派。这指明但有被删除的危险。因此他父亲的祷告也是预言。神听了这个祷告。在以西结书中我们看见,在要来的千年国里,但支派要得恢复。(四八1。)
这些关于但的细节,指明作母亲的是但的一个妇人,就是在罪中的母亲。我们所有的母亲,都是在罪中的。在诗篇五十一篇五节大卫说,“我母亲在罪中怀了我。”户兰的母亲属于但,这事实指明他的起源和我们一样是有罪的。使徒保罗甚至说他是罪人中的罪魁。(提前一15。)就属灵而言,在神的眼中,保罗的母亲也是“但的妇人”。我们都必须承认,我们的母亲也是属于“但”。你若要成为建造柱子的人,首先必须承认你是在罪中生的人。我们看起来也许很美好、谦卑、仁慈、温柔、纯洁;但因为我们的母亲属于“但”,我们生来的起源就是蛇的起源。在马太二十三章三十三节,主耶稣称那些宗教徒为“蛇类”和“毒蛇之种”。你若对我说,“李弟兄,你不好,你是毒蛇之种,”我会点头同意。住在我们里面,就是在我们肉体之中,并没有善。(罗七18。)我们都必须认识我们的起源是什么。我们的起源乃是来自“但”支派的妇人;但支派是虺蛇的支派,咬伤马蹄,使骑马的从神的经纶中向后坠落。
他父亲是推罗人
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。(王上七14。)按照以西结二十八章,推罗是个充满贸易的地方。(16。)推罗是商业中心,是国际贸易的地方,就像今日的香港。因为推罗充满商品,就与撒但是一。(12。)二十八章启示,推罗王与撒但是一,甚至就是撒但的化身。什么地方有商业,什么地方也就有撒但,因为撒但是在商业里。今天你若要看撒但,就到香港那个商业城去。
他父母的婚姻违反神圣别的条例
户兰父母的婚姻违反神圣别的条例。(申七3。)虺蛇支派的妇人嫁给来自撒但国度的男子,这是怎样的结合!这虺蛇支派的妇人,因着财富、贸易,嫁给来自推罗国的男子。
不仅在户兰的时代,就是在今天,你也需要有技术赚钱。因这缘故,在美国有许多技术专校。这些技术学校教授各种技能、技术和贸易,使人能赚钱。大学和专科学校的惟一目标,就是训练人成为赚钱的人。
我鼓励你们都学习如何赚钱。我曾鼓励我的孙儿学医。有些圣徒想劝阻他们学医,告诉他们只需要读经、爱主,但我说,“不要听这话,讲这话的人不懂得生活,你们必须听祖父的话,祖父比你们更懂得生活。要去学医。”不要以为这是爱世界,你们会看见,我这样作是有确定目的的。户兰成了柱子的建造者。他父亲若不是推罗人,他就没有建造柱子的技巧。我们都生自“但”母亲,我们也都需要“推罗”父亲。我们的父亲越是“推罗人”越好。你若以为我说得太极端,我请你读完这篇信息。
成了拿弗他利支派的人
按照希伯来文,王上七章十四节也告诉我们,户兰属于拿弗他利支派。虽然他的母亲是但人,父亲是推罗人,户兰至终却成了属于拿弗他利支派的人。
被释放的母鹿
在创世记四十九章二十一节雅各说,“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语。”这里雅各很嘉许的说到拿弗他利。母鹿似乎与嘉美的言语无关。但我们不可照着天然的心思来明白圣经;我们必须照着圣经来明白圣经。
信靠神并在神里面喜乐
母鹿表征在无望的情况里信靠神的人。哈巴谷三章十七至十八节说,“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,葡萄树不结果,橄榄树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粮食,圈中绝了羊,棚内也没有牛;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,因救我的神喜乐。”那些在无望的情况里,一切供应的源头都断绝时,信靠神,并在神里面喜乐的人,就是母鹿。
行在高处
十九节说,“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;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稳行在高处。”那些信靠神的人,不是行在谷中,乃是行在山顶。你在无望的情况里若不知道如何信靠神,那时你会在谷中爬,你绝不会行走并跳跃在山上。只有那些在无望的情况里信靠神的人,能跳跃在山顶上。人也许会说,“看,无花果树不开花,葡萄树不结果,橄榄树不效力,田地不出粮食,圈中绝了羊,棚内也没有牛。哦,情况无望,我们完啦!”你听到这话应当说,“赞美主!现在是我信靠他的时候。”若是这样,你就不会灰心,反而会像母鹿跳跃在山顶上。
活在复活里
诗篇二十二篇的标题也题到鹿,那里说,“调用朝鹿。”这篇诗说到经过钉死,在复活里的基督。第一节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:“我的神,我的神,你为什么弃绝我?”但二十二节说,“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;在会中我要赞美你。”希伯来二章十二节引用这一节,将复活的基督联于召会。因此调用朝鹿的诗篇二十二篇,乃是说到在复活里为着召会的基督。在旧约中,母鹿不仅是指信靠神并行走在山顶上的人,也是指为着神的会众,为着召会生活而活在复活里的人。
你是“母鹿”,还是“乌龟”?我从未见过乌龟跳跃在山顶上。乌龟是在低处水边。那些信靠神的人,不是“乌龟”,乃是“母鹿”。他们是在复活里为着神的会众,为着召会。我们惟有藉着重生和变化,才能成为这样的人。拿弗他利是母鹿支派,母鹿表征重生和变化过的人,就是信靠神,行走在山顶上,并为着召会生活活在复活里的人。何等的美妙!
出嘉美的言语
拿弗他利也出嘉美的言语。拿弗他利是在加利利地。(太四15。)第一批的使徒都是来自加利利,行传一章十一节称他们为“加利利人”。从这些加利利人,就是拿弗他利人,说出嘉美的言语,就是福音的传扬。在新约中,我们看见从这些加利利人说出生命的话,(五20,)恩典的话,(十四3,)救恩的话,(十三26,)智慧的话,(林前十二8,)知识的话,(8,)以及建造的话。(徒二十32。)
他的推罗父亲死了,他的但母亲成了寡妇
使徒保罗实在是户兰。我不知道保罗的母亲是谁,但就属灵而言,我确信她是“但的妇人”,是虺蛇支派的妇人。无疑的,在原则上保罗的父亲也是“推罗人”。保罗在迦玛列脚前受教,(二二3,)是个律法学者。那时律法是犹太人中最高的学问,凡成为律法学者的人,就被人认为是最杰出的。迦玛列把有关他们先祖宗教的一切教给保罗。保罗在迦玛列门下受教,等于今天在神学院研读。虽然神学院不教贸易,与技术专校不同,但神学院和技术专校,在教授知识的原则上是一样的。
再看摩西的例子。摩西从犹太母亲所生,却在埃及王家长大。行传七章二十二节说,“摩西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训练,说话行事都有能力。”他在埃及是个学者。保罗是宗教知识的学者,摩西是世俗知识的学者,原则还是一样。至终,摩西和保罗都成了柱子的建造者。在林前三章十节保罗说,他是“一个智慧的工头”。摩西和保罗都有“但”母亲和“推罗”父亲。埃及的王家是摩西的“推罗”父亲,因为在那里,他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训练。这是他埃及技能的源头。迦玛列的教导是保罗知识的源头。由此,迦玛列成了保罗的“推罗”父亲。
现在我们必须来看一个关键的点:所有的“推罗”父亲必须死去。户兰从推罗父亲学了技能,但最后他这推罗父亲死了。就摩西而论,埃及王家死了,也断绝了。摩西学了埃及人的一切以后,埃及的源头就了结了。同样,保罗从迦玛列学了一切以后,迦玛列的源头也断了。同样,我们都必须是寡妇的儿子。我们的父亲必须死去,但我们的母亲可以留下来作寡妇。我们的埃及父亲或迦玛列必须死去,把我们留下作寡母的儿子。这就是说,我们世俗或宗教技能的源头必须断绝,但我们属人的源头必须仍然存留。今天,我们都必须有一个故去的父亲,和一个寡居的母亲。
在摩西的时候,没有人能像他那样懂得神对帐幕的计划,因为没有人学得埃及一切的智慧。摩西在四十岁以前得了埃及人的智慧。他得了智慧之后,自以为有资格把他的同族从埃及人手中拯救出来,(徒七23~25,)但他的努力失败了。摩西从埃及逃亡以后,在旷野生活了四十年。他八十岁的时候,认为自己是已死的人。他在他的诗篇九十篇说,人一生的年日不过七十岁,强壮的可到八十岁。(10。)当摩西八十岁时,他可能对自己说,“我完了。我能作什么?四十年前我能作些事,但今天我什么都不能作了。我虽然还没死,却快要死了。”当摩西在旷野快死的时候,有一天他看见了焚烧的荆棘。(出三2。)荆棘虽然在焚烧,却没有烧毁。在焚烧的荆棘这异象中,神似乎告诉摩西说,“摩西,我要叫你烧着,却不把你烧毁。我不需要你作燃料。你在四十岁时有很多燃料,但现在你已年老枯干,再也没有燃料了。我现在来使你焚烧。”摩西看见这异象的时候,他的“推罗”父亲终于死了。后来,他在旷野带领以色列子民,他在王宫所学的一切都有了用处。因为没有别人学得埃及人的一切智慧,没有别人能作他在旷野所作的工作。
对于已往得着大量圣经知识的弟兄,原则是一样的。这种圣经知识是他的“推罗”父亲。但这“推罗”父亲必须死去,圣经知识的源头必须了结。然后,他已往所学的在复活里才有了用处,他才能释放很少人能释放的话。正如埃及人的智慧,在复活的摩西身上有了用处一样;我们在大学、神学院、或圣经学院所学的一切,在复活里也照样有了用处。但如果我们的“推罗”父亲还活着,我们仍然留在天然的生命里,“推罗”的技能对建造神的殿就没有用处。
我鼓励年轻人都去得学位。不要以属灵为不读书的藉口,反倒要比世俗的学生更勤奋,得着最高的成绩,获得更高的学位。不要得着一个博士学位就停顿了,要得两三个博士学位。也要学习说多种语言,得着“推罗”技能和“埃及”知识。要成为生物学、医学、或核子物理学博士。然后要让“推罗”父亲死去。我刚才告诉你们,我曾如何鼓励我的孙儿学医。现在我告诉你们我心头的真话。当他读完医学院时,我要说,“忘掉你作医生的事,使用你的医学训练解释圣经。”他的医学训练会使他非常有用。青年人,要获得最新的知识,从大学毕业,然后向你的“推罗”父亲说再见。从神学院毕业,然后说,“神学院,谢谢你,再见。我与你不再有关系,但我要用从你所得的技能。”
青年人,你们都必须读书。不要以一周三篇的生命读经信息为藉口。你们必须用功读书,也必须读生命读经信息。不然我不会信任你,因为神不会信任你。你必须获得“推罗”知识,从“推罗大学”毕业。但在你得到“推罗”知识以后,你必须把“推罗”父亲放在棺材里,把他埋葬了,叫你的“但”母亲成为寡妇。这样,你就要属于拿弗他利支派,在复活里为神的建造所用。
有的人也许会问我关于使徒彼得和约翰的事,指出他们没有受过教育,行传四章十三节描述他们是“没有学问的平民”。这当然是真的。但在新约中谁是领头建造柱子的人?无疑的是保罗。彼得只写了两卷书信,但保罗写了十四卷。彼得甚至清楚他的缺欠,他推荐保罗的著作说,“我们所亲爱的弟兄保罗,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,也写了信给你们。”(彼后三15。)彼得甚至承认,保罗书信中有些是难以明白的。(16。)彼得似乎说,“你们必须读保罗的著作,学习更深的东西,那是我所不能给你们的。”今天我们需要许多彼得,也需要许多保罗,许多能写出更多书信的人。有的人仍然会说,“使徒约翰怎样呢?他不是写了二十一章约翰福音,和二十二章启示录么?”约翰的“推罗”教育只允许他写这么多;他不能作保罗所能作的。约翰能说“太初有话”,“生命在他里面,这生命就是人的光”,以及“看哪,神的羔羊”。约翰能告诉人,他们若信入他,就有生命;若不信,就要灭亡。但约翰无法写罗马四章、七章或以弗所书。若有人要约翰这样作,他会说,“我作不到,你们要到保罗弟兄那里去。”约翰有资格看见大妓女和新耶路撒冷的异象,但他不是写罗马书、以弗所书、和希伯来书的人。
今天在主的恢复里,需要受过最高教育的人。青年人,你们必须努力获得最好的教育。你们每天的时间表要这样安排:睡眠七个半小时,吃饭一个半小时,运动一小时,读书八小时,作属灵的事六小时。你们若这样使用你们的精力,到三十岁时,你们就能像主耶稣一样开始尽职。(路三23。)继续读书直到三十岁。如果许多人采取这种作法,我们就不会缺少建造柱子的人。
不要太早结婚。我不喜欢看见弟兄们在二十五岁以前结婚。不要太早背负婚姻和孩子的重担,要利用你们的时间和精力读书。对弟兄而言,二十六岁开始有孩子已经很早了。此外,我不喜欢看见姊妹们在二十二岁以前结婚。姊妹们若太早结婚或太早生孩子,负担会太重,甚至被破坏。要遵照我所推荐的时间表,直到你二十五岁,看看结果怎样。这对神的恢复必然是有益的。
你急于要作户兰么?如果是,你就必须与“推罗”父亲有关系,学习“推罗”技能和行业,并获得“埃及人”的智慧。不要太早辍学。你应当得硕士学位,更好是得博士学位。所有召会的人都必须是有学问的人。我们不是不学无术的人,我们要受最高的教育。我们要获得一切“埃及人”的智慧,但我们不为“埃及人”工作,我们要为神圣的帐幕工作。我们应当能说,“我懂得医学、核子科学,但我不为此工作,我为召会的建造工作。虽然我学了一个行业,但我不为这行业所霸占,我在为我神的殿建造柱子。”为此,我们的“推罗”父亲必须死去,我们的“但”母亲必须是寡妇,我们必须属于“拿弗他利”支派,就是变化支派。要成为一个富有学问的人,但你的学问不要为着世俗的事业使用,要完全为着主建造的工作使用。你的生命和你的全人,不仅必须变化,也必须转换。你必须不再属于“但”或属于“推罗”,乃是绝对属于“拿弗他利”。像被释放的母鹿,我们要信靠神,行走在山顶上,并且为着召会生活活在复活里,说出生命、恩典、救恩、智慧、知识、和建造的话。若是这样,我们就要成为建造柱子的人。
* * *
明白圣经并不容易。有时候译者对某一段有困难,就假设古卷有错误。但当我们探入圣经启示的深处时,我们不得不敬拜神。常常初看似乎是古卷的错误,结果却是隐藏在圣经里奥秘的真理。王上七章十四节的情形正是如此。中文和合本圣经将这一节译为:“他〔户兰〕是拿弗他利支派中一个寡妇的儿子。”按照这个翻译,并多数译者的领会,“拿弗他利支派”是形容“寡妇”的。这就是说,这寡妇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。但是代下二章十四节却说,户兰是“但支派一个妇人的儿子”。但支派的一个妇人怎能又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?有的译者不顾王上七章十四节的希伯来原文,尽量设法使这个差异不产生矛盾,但没有成功。研究了希伯来原文,我们晓得这一节该译为:“一个寡妇的儿子,属拿弗他利支派。”因此,儿子户兰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。这就解决了问题。
在柱子的建造者户兰的这段记载里有三班人:但人、推罗人、拿弗他利人。户兰的母亲属于但,父亲属于推罗,他自己是拿弗他利支派人。我们不知道,一个人的母亲属于但,父亲属于推罗,他自己怎能属于拿弗他利支派;我们只知道圣经这样告诉我们。
户兰转至拿弗他利支派是个奥秘
圣经是深奥的,其中所启示的许多事物都是奥秘的。户兰似乎没有理由属于拿弗他利支派,但圣经清楚的告诉我们他属于这支派。我们若看见但、推罗、和拿弗他利的意义,我们就要敬拜神。但人是虺蛇支派的人,咬伤在神赛程中的马;(创四九17;)推罗是贸易中心,联于撒但。(结二八12,16。)由虺蛇支派的妇人和联于撒但的男子所生的人,最后竟能成为拿弗他利支派的人,这是何等的奇妙!
拿弗他利是母鹿,(创四九21,)对神是有用的。旧约的记载对母鹿的描写很有意义。按照圣经,母鹿象征在无望的情况里信靠神的人。因着这种信靠,耶和华就叫他行走、甚至跳跃在高处。(哈三17~19。)诗篇二十二篇的标题启示,母鹿也表征基督经过钉十字架的苦难,已经为召会的缘故进入复活。希伯来二章十一至十二节启示,复活的基督乃是为着召会。因此母鹿表征信靠神,行走在山顶上的人,并表征为着神的建造,凭着复活的基督而活的人。
你愿意作那种人?蛇、推罗人或母鹿?我当然愿意作拿弗他利支派的人,信靠神,行走在高处,并且为着神的建造,活在复活的基督里。户兰就是这样的人。
有的人读了这些话,以为这不过是譬喻或推论。推论并没有错。我们若看见B—O—Y这几个字母,就可以正确的推论出BOY(男孩)这个字。这种推论不仅准确,而且必需。要推论圣经中的事,我们首先必须认识圣经。很多人不知道但支派或推罗国的意义,他们会说,“但就是但,推罗就是推罗,我们不管这些事情。”创世记四十九章二十一节说,“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,他出嘉美的言语。”你也许从未注意这一节。拿弗他利是被释放、得自由的母鹿,这只母鹿不受辖制,不被拘禁在任何圈中,乃是自由的跳跃在山顶上。我们必须是这样的人,从一切的辖制和人造的圈中得着释放。
现在我们必须问:一个但母亲和推罗父亲所生的人,怎能成为拿弗他利支派的人?这是个奥秘。每个基督徒都该有一部分个人的历史是奥秘的;每个基督徒都有一段奥秘的历史。我年轻时喜爱踢足球,我可以整天踢足球。但当我得救后再去踢,希奇的事发生了。当我等着球过来时,我发觉我的脚不想动。当球滚到我面前时,我就是不能踢了。以前我是跑得最快,带球最快的人,现在却不能动了,最后我退出了球赛。别人都很吃惊,有的说,“怎縻啦?”我回答说,“我很难说。”这是个奥秘。你没有这样奥秘的经历么?若是没有,我就怀疑你是不是我在主里的弟兄或姊妹。虽然我是天生的足球员,但突然间我成了另一个人。大约五十五年来,我没有再回去踢过足球。
在我们重生的生命中有个奥秘的元素。不错,我们是“但”母亲和“推罗”父亲所生的,但我们已经重生成了另一个人。甚至我们中间的年轻人也能作见证,有些奥秘的事发生在他们身上。他们有一部分的历史是奥秘的。你越走这条路,就越奥秘。我的妻子得承认,很多时候她不能了解我。有时候有些事使我生气,但几分钟后我开始说,“哦,主耶稣!赞美主!阿们!”我的妻子尽力要懂得我里面的故事,她就是测不透。因为这太奥妙了,我只能说,“赞美主!”这是何等的奥秘!
但和推罗都是看得见的,拿弗他利却是看不见的。人可以看见我是从肉身的父母生的,却看不见我如何成了这样奥秘的人。每个属灵的“拿弗他利”人,都是看不见的、奥秘的。人不应当能完全了解你。如果你学校中的同班同学对你什么都了解,你就完了,你就不是奇妙的基督徒;因为奇妙的基督徒不该是这样可了解的。反之,你应当成为同学或同事的谜。你在婚姻生活中也应当是个奥秘的人。虽然你亲爱的妻子可能是个好姊妹,但在她眼中你应当有几分奥秘。你若不奥秘,我不信你是个好弟兄。照样,姊妹对丈夫也该有几分奥秘。在主面前我可以作见证,我的妻子有些事情我并不了解。她不该能承担这么多,但因着她里面奥秘的生命,她所能承担的比我所以为的更多。我们基督徒有个奥秘的源头和起源。我们甚至有一位奥秘的起源者在我们里面。
户兰如何成了拿弗他利支派的人,对我们乃是一个秘密。为着隐藏在户兰历史中这奥秘的元素,我们必须低头敬拜神。他的历史不仅记载了他母亲属于蛇的支派,父亲属于商业的国,就是联于撒但的国,也记载了他成为拿弗他利支派的人。因此,他的历史包含了他生命中奥秘的部分,那部分是他被神使用来为着神的建造的。虽然在圣经中没有题到这一点的原因,但按照我们的经历,我们能懂得这就是我们基督徒生命奥秘的部分。这奥秘的部分越多越好,因为就是这一部分使户兰成为拿弗他利支派的人,使他成为柱子的建造者。照样,也就是这奥秘的部分,使我们适合于神的建造。我们活着不该像从“但”或从“推罗”所生的人,我们活着必须像转入拿弗他利支派的人。阿利路亚!今天我不属于“但”或“推罗”;我属于拿弗他利支派。
推罗父亲,世俗技能的源头,必须死去
户兰的推罗父亲死了。如果不是他父亲死了,而是他母亲死了,将有何等不同!若是这样,这记载就不会符合我们的经历,我们也不可能将这段话寓意化。赞美主,死了的是我们的“父亲”,不是我们的“母亲”。这意思就是世俗技能的源头被神切断了。父亲表征技能的源头,母亲表征人的生存。如果我们的“母亲”死了,“父亲”活着,我们就是完全与世界相调的“鬼魂”了。我们必须继续生存为人;连保罗也说,“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;现在活着的,不再是我。”(加二20。)旧人,旧“父亲”已经钉十字架;但我们还存在。那个继续生存的“我”,就是我们的“母亲”。
摩西是个很好的例子。他长在埃及王家,学了埃及人一切的智慧。他在四十岁时,自认有资格拯救他的同族脱离埃及人霸占的手。但他失败了,因为他的“推罗”父亲,他与埃及的关系还在。这指明他技能的源头还未断绝。主来干涉,中断了这种关系,摩西就逃到旷野。虽然他的“推罗”父亲,埃及王家死了,但他自己还继续存在;寡居的“母亲”还在。她继续活着,但她不再联于她的丈夫。
现在让我们把这事应用到我们自己的经历上。你可能从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,但是你得了这学位之后,麻省理工学院必须死去。这不是说,你必须死去;你必须继续存在,但你的存在必须是寡居的,是与属世的源头断绝的。你继续持有你的技能,但那技能的起源和源头断绝了。你那继续的存在是“母亲”,你那断绝的技能源头是你死去的“父亲”。现在你有技能,没有源头,你的生存不再联于属世的起源。
许多青年弟兄姊妹不平衡,他们说,“我们是在主的恢复里,我们盼望主快回来。他可能在两年内就回来,我们何必为了读完高中,准备进大学忧虑?我们应该花时间祷读,并且与其他的弟兄姊妹交通。主既快来,我们何必浪费时间读书、求学?”如果这是你的态度,主可能延迟他的回来,直到你学会了读书。实际上你不仅该立志读完高中,还该大学毕业,甚至获得博士学位。我知道年轻人心中的故事。很多姊妹以为高中毕业就够了,或者最多读完专科。她们会说,“我们姊妹们不会当长老,我们何必浪费时间在学校里?学会打字,一个月赚六百美元不是够好么?让我们享受轻松的基督徒生活,喜乐的召会生活。”姊妹们,你们必须放弃这种观念。不管你多么爱主,你若持有这种观念,你对主绝不会很有用处。花在读书上的时间,没有一点是浪费的。你们是年轻人,必须利用时间求学。虽然主可能在几年内回来,但你还需要读书,学习“推罗”技能。你若在二十三岁以下,你的时间必须用于求学。你应当在二十二或二十三岁读完大学课程。这不是在主恢复里召会的规条,这是我的教导。从今以后,青年弟兄姊妹到我面前,我要问他们在学校里读到什么程度。如果有人二十二岁了,说他高中还没有毕业,我不愿意浪费时间和他谈话。这样的人,在学校里落后了四年,可能很迟钝,无法懂得我关于圣经的交通。但若有弟兄告诉我他刚读完研究所第一年,我会很高兴和他谈到圣经的深奥。
虽然你应该尽力得到较高的学位,但你得到以后,必须准备好断绝属世的关系。你不必把毕业证书烧掉,(为着事业,你需要这个,)却要在里面说,“我的‘推罗’父亲死了。我毕业那天就是他埋葬的日子。”你劳苦多年得了学位之后,必须把“推罗”父亲放在棺材里,把他埋葬了。绝不要夸口你是大学毕业的。当摩西离开埃及王家之后,他绝不再题埃及王家。王家已经埋葬了。但很多得了博士学位的基督徒,总喜欢把博士头衔放在名字之后。五、六十年前,人喜欢说自己是从牛津或剑桥毕业的。虽然有人夸耀他们所受的教育,但我们得了学位之后,必须埋葬剑桥、牛津、和其他每一所大学。我们“推罗”技能的父亲必须死去并埋葬。技能是有用的,“父亲”却有一股臭味。
你读到这话,也许会说你不懂得我所讲的。这是个奥秘,你用不着懂得。最好的基督徒乃是那些用功读书,后来似乎忘了自己已得着学位的人。他们不信的亲友不懂得这事。对他们而言这是个奥秘,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劳力得了学位,却不重视。赞美主,他们不懂得我们!这是我们基督徒奥秘的另一面。我们基督徒有许多奥秘面。例如,我知道有的基督徒对别人用钱很大方,对自己却很节俭。他们的亲友不懂得,为什么他们对自己这么严紧,对别人这么慷慨。我们基督徒必须是有一段奥秘历史的人。我们得了学位,然后切断我们的“推罗”父亲,这是何等的奥秘!
这“推罗”父亲若不死,他会把我们捆在世界里,我们的教育会成为最坚固的绳索。在我尽职事的这些年,我知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除非断绝这种属世的关系,就不能明白圣经。以你的教育自傲,会拦阻你认识圣经。无论你受过多高的教育,你都必须谦卑的告诉主,你是一个受教的小孩,在你全人里面是彻底倒空的。你应该能说,“主,我虽然得了三个博士学位,但我一无所知,我不被所受的教育充满。在我的灵里、心思里、并我的全人里都是倒空的。”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,他们自满到顶点,因这缘故,甚至在他们得救以后,也无法从神的话领受什么。他们的骄傲霸占了他们。我们需要断绝与“推罗”父亲的关系,像个无所知的小孩一样。我们虽然有知识,却不因知识骄傲,也不被知识充满,反而是倒空的。若是这样,我们就能明白圣经。
我们需要一些有博士学位的弟兄姊妹。有一些希伯来文或希腊文的圣经博士,会非常有益处。有一些太空科学和核子物理学博士,也很有帮助。召会不应该贫穷,或者在低水平上,召会应该有地上最高级的人。青年人,这必须成为你们的负担。
“但”母亲表征人的生存,作寡妇存留下来
虽然“推罗”父亲必须死去,“但”母亲,我们人的生存,却必须作寡妇存留下来。青年人,你们若接受这话,若干年后你们就能说,“主,为着关于‘推罗’父亲和‘但’母亲的话,我感谢你。我已经得了博士学位,这学位的父亲死了,‘但’母亲却仍然活着。我是这寡母的儿子,我仍然持有我的技能。”若是这样,你们在主的手中必然有用。
虽然我们相信主快要来,但我们还是应该盼望在地上有较长的寿命为主使用。在我早年尽职时,我一再用所罗门的祷告,求神给我智慧,知道如何在他的子民中间出入。(王上三7,9。)我能作见证,主答应了我的祷告,帮助我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,并在圣徒中间如何出入。此外,我常祷告主给我长寿。我不愿学好了神的事,不久后就死去。我要活得长久,使我所学的一切都有用处。所有的青年人都该有这种态度说,“主,我知道你快来了,但我不愿意在复活里见你,我愿意在被提中见你。我要活得长久,直到你来;这不是叫我有所享受,乃是叫我对你在地上的目的有用。”
我的母亲在一九四五年死去,那时我曾哭过。在以后的三十二年中,我虽然受过许多苦,但我几乎没有哭过。然而一九七二年我得到消息,倪弟兄死了,我又哭了。我哭,因为我和他多年相处,相知很深,并且为着主的恢复,我从他得了极大的帮助。一年又一年,他看见新的事,有新的经历。他几乎把他所学习的每件事都传给我。从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七二年被主接去,他一直在监狱中。我确信在那二十年中他学了很多东西,但没有一句话传出来。这是我哭的真正原因。如果倪弟兄还活在我们中间,今天的情况要有何等的不同!为着和我一同抬约柜的人,我感谢主;但我深处一直有孤单的感觉。如果倪弟兄和别的年长同工还活着,我就不会有这种感觉。当我和他们一起在中国大陆时,我能和一些更有经历的人交通。我能和他们商量事情,他们总会给我所需要的帮助。但今天我和弟兄们商量事情,我觉得很孤单。我盼望在要来的年日里,你们会有许多和你们一样程度的人和你们在一起。
“推罗”父亲必须死去,我们的母亲必须继续活着。这就是说,我们要求主给我们长寿。我们应当说,“主,我不愿意早死,我要活到八十或九十岁。如果那时你没有来,我才愿意死去。但我仍然愿意活到你来。”我们大家,尤其是年轻人,都应当这样祷告。
在应允我求长寿的祷告上,主满了怜悯。但不要以为我从来没有生过病。我得过胃溃疡,并且得过严重的肺结核,休养了两年半才复原。要维持我们的生存,我们必须抵挡一切的软弱。要告诉主,你不要软弱不健康的身体。不要以为属灵的人身体就必须软弱。不要持守一种观念,以为身体软弱才能学习信靠主。这种观念太属灵了,如果你太属灵,你就根本不是真属灵。你反而应该说,“主,我不赞成身体不健康。赐给我好的胃口,正常的消化力,甜美的睡眠。主,应允我,像你应允别人一样。我的日子如何,我的力量就如何。我每天都必须充满力量。我不要花一天闲躺在床上。我拒绝那种生存。我要有强壮、健康的生存,使我对你的目的有用处。
除了这样祷告以外,你还必须学习好好照顾你的身体。在饮食上要有智慧。主给我一个好妻子,她管制我的饮食。要不是她,我会利用每一个机会吃甜食。但因着她关切我的饮食,我今天很健康。我每天吃最健康的食物。不要因着在饮食上没有智慧,成年作慢性自杀。要学习使自己健康。要照顾你的身体,使你寡居的“但”母亲继续活着。我们这样作的目的不是使我们健康,乃是使我们对主有用。
尽管有反对、谣言和批评,主却在全美国开了门。他给了我们一个敞开的门,是无人能关的。但我们缺少柱子。最近我们听到主在各地工作的一些见证。然而,我们没有柱子配合主的行动。欧洲的门也是敞开的,只是没有足够的柱子。我们必须承认,我们缺少柱子。这种缺欠是由于已往的情况。但从今开始,我们必须切断已往,继续向前。青年人必须起来,告诉全宇宙,已往的情况已经结束。青年人,要向主说,“我们青年人没有历史。我们都要起来。主,怜悯我们,在未来几年内,尽你所能的把我们作成柱子。”这是我的负担。我渴望看见几年之后,许多青年人都预备好被送出去。我们若有两根刚强的柱子到一个新地方,几个月之内就会打开另外三个地方。敞开的门总是这样繁增的。我们去一个地方,因着我们去了那个地方,又开了别的地方。这全靠柱子。
我们中间多数年长的,已经浪费了许多年日。所有生在基督教里的年日,都已经浪费了。一年又一年过去,但一切事物依然如故。我们的青年人不可这样,甚至一个月也必须有所不同。虽然如此,年长的弟兄姊妹不该失望,往前并不太迟。那些能牧养别人的人是非常需要的。我们都必须尽力成为有用的。
我确信我们现在所走的路绝对正确。不要考虑别的路。要跳入这流里,并留在其中。利用机会学习,受训练,被调整,被主浸透,使我们对他成为有用。我们都必须学习这条路,绝不要回到老路去。
我恨老路。照着老路,许多人参加聚会,坚持他们的意见和想法,以为自己经验丰富。当弟兄们供应话语,他们就“分辨”信息,(实际上他们是在批评,)判断弟兄们是否符合圣经。分辨弟兄们不是你们的责任,让主来关心这件事吧!你们必须学习自己的功课,接受一切所需的对付,使你们成为有用。我们都该采取这种态度。不要以为你太老不中用了。每一个人想要成为有用,就能成为有用。
这不是道理,这是我对你们众人,尤其是对青年人实际的交通。青年人,我盼望你们全人敞开,使你们可以作清楚的决定,说,“主,就是这样。从今以后,我要尽可能学习一切我所需要学习的。主,求你在这事上帮助我。毕业后,我的‘推罗’父亲必须死去,我的‘但’母亲必须继续存留。主,赐我这样的生活,使我对你有用。”
世俗的技能只有在复活里,才对神的建造有用
我们所获得的世俗技能,只有在复活里,就是在属世的父亲死了,我们转入拿弗他利支派之后,才对神的建造有用。你的“推罗”父亲死了,你的“但”母亲成了寡妇之后,你不可再作天然的人。一切天然的东西都是浪费。我们不可成为天然的,我们必须在生活的每一面操练自己在复活里。这是一件大事。你越操练自己在复活里,就越有用处。甚至在与妻子的关系上,你也必须在复活里。我们所获得的一切技能,都必须在复活里。
多年前,我一封信常常写两三次,因为第一次写好后,我觉得有些话太天然,不在复活里;因此我把信撕了再写。这样操练写好了信,我还要等一天才去投邮。我这样作的目的,乃是要断定这封信是不是真在复活里。我们都必须学习在复活里行事为人。这是一件基本的事。
转变后的拿弗他利人,需要来到耶路撒冷所罗门王面前
户兰从推罗被带出来,到耶路撒冷所罗门王面前。这意思是说,转变后的拿弗他利人,必须从推罗被带出来,来到神的建造所在的耶路撒冷所罗门王面前。(王上七13~14。)所罗门王是基督的预表;神的建造所在之地耶路撒冷表征召会。今日的所罗门,和神现在的建造,都是在召会中。从好的方面说,今天的召会就是耶路撒冷。虽然你的“推罗”父亲死了,你的“但”寡母继续存在,你也在复活里,但你仍然需要到召会来,因为这是神建造的所在。神不会在推罗建造他的殿。你可能十分有用,但你若仍留在推罗,就着神的建造而言,你还是没有用处。你若留在推罗,你这人也许合格,但你的地位、你的立场却不对。主必须把你带出推罗,把你带到耶路撒冷。如果你的“推罗”父亲死了,你的“但”母亲继续活着作寡妇,并且你是在复活里,也来到耶路撒冷,那么你对神的建造就有用处了。
摩西同约书亚,以及保罗同提摩太的事例
你也许很熟悉摩西同约书亚,(民二七15~23,)以及保罗同提摩太(提前一1~3,提后一1~2,6~8,二1~3)的事例。摩西和保罗首先自己成为柱子,然后成为建造柱子的人。摩西建造约书亚,保罗建造提摩太。摩西实际上没有带领以色列人进入安息,乃是他所建造的柱子约书亚作了这事。同样,保罗建造了提摩太,提摩太就成为竖立的柱子,作召会的见证。在摩西和保罗的事例中,我们看见他们的“推罗”父亲死了。在腓立比三章,保罗说到他的宗教背景时,说,“从前我以为对我是赢得的,这些,我因基督都已经看作亏损。”(7。)保罗在迦玛列脚前学了很多,(徒二二3,)但迦玛列,保罗技能的源头,必须断绝。然而保罗这个人还存在。此外,摩西和保罗都是在复活里。他们也都从“推罗”被带出来,到了神的建造所在的地方。就摩西而言,这个建造是帐幕。就保罗而言,这个建造是召会。历史记载,摩西和保罗在神的手中大有用处。他们不仅是柱子,也是建造柱子的人。这是今日召会的需要。要应付这种需要,我们都必须向主祷告说,“主,为着你建造的缘故,把我作成柱子,和建造柱子的人。”

摘自创世记生命读经第八十二至八十六篇
标签: 为主惜取少年时,青年
下一篇:没有下一篇

打印|关闭

关于我们  | 申请链接 |